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科恩兄弟:美国“武侠”电影导演代表,西部片的摄影画面构图分析光影匠

科恩兄弟:美国“武侠”电影导演代表,西部片的摄影画面构图分析光影匠

图片说明:科恩兄弟:美国“武侠”电影导演代表,西部片的摄影画面构图分析光影匠,。

是不是很多同学会跟我一样,在了解美国这个国家时,先是从了解它的电影开始的。而了解美国电影,又是从西部片最感兴趣开始。


在分析我自己为什么会对美国的西部片感兴趣的时候,我找到了这样的一个原因。


作为一个中国人,或者是更大范围的华人,我们的文化中存在着一种武侠基因。我们在各个时代有着无数的关于武侠的文学作品和电影作品。尤其是我们的华人导演李安的作品《卧虎藏龙》,就是一部典型的武侠片,并且获得了奥斯卡奖,我们喜欢武侠,就是因为我们认可武侠中的侠义精神,这种精神符合我们对于正义的价值观。


说回到美国西部电影,从西部片这个大的类型来说,西部电影的故事很多人物的故事,行为,心理与我们的侠客有相似之处,我看到的其实也正是美国的“武侠”片,这种联通感让我产生了对美国西部片的兴趣。




其实“武侠”从其诞生的第一天起,就一直是属于平民阶层,武侠伦理实际上就是民间社会用以规范人际关系的道德标准,是一种“情义伦理”。这个概念蕴涵了很深的伦理,包容了极大的范围,是个不断再包容的文化。


而西部电影中的所谓“武侠”,表现更多的是一种西方开拓精神背景下,追求个人生存空间,财富与名利的生活,是一种资本主义新教伦理下的生存故事,其深层的符号和象征是关于美国人开发西部的史诗和西部片的人性拷问与死亡哲学。其实很多西部片并不是再现历史的真实写照,而是创造着一种理想的道德规范,去反映美国人的民族性格和精神倾向。




科恩兄弟是美国近年来拍摄西部电影最为成功的导演,也是一对导演组合。我们今天就从他们的电影《大地惊雷》《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入手,探究“武侠”与“西部”的关系,并且从摄影的角度切入,看一看他们的西部片中,有哪些摄影变现技巧,和摄影构图用光形式,以此建构了西部片视觉上的形式结构,并且影响到观众对于西部片的观看和理解。


绝美西部风景

所有的西部电影都不遗余力的会表现一个主题,就是西部的广阔天地与大美风光。


美国西部自然风光是美国风光的精华所在。在大自然在这里画下了精彩壮丽的一笔。天然的石拱、巨大的峡谷、迷人的沟穴、湍急的飞瀑、墨绿的科罗拉多河水、风化成奇形怪状的崖壁都让人想征服这片土地尽情狂野一番。


在电影中,科恩兄弟在电影《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开篇展示了西部的壮丽峡谷,每年有数以万计的摄影师到这处风景朝圣拍摄,科恩利用电影镜头的视阈宽广的特性,将西部地域的广阔无垠展示的淋漓尽致。


地理空间的展示,同时也是为了交代时代背景,时代背景的深度,也就限定了故事与人物的内涵。广阔的空间背后,展示的是西进的美国人为了更好的生活在推进,也有暴力的淘金者和罪犯利用这种空旷在犯罪。


旷野中展示了生存发展空间的同时,也伴随着巨大的危机和不确定性。我们都会有这种感受,作为人的动物本能,在一个空旷的空间中,其实是缺乏安全感的,这样的画面空间在交代背景时也预置了矛盾。






《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其中一个故事中,淘金者老汉来到一个山谷中,雪山森林,河水树木,简直是人间天堂。导演再一次上演风光摄影的手段,拍摄了广告片版的绝美风景。


在这个宛若天堂的环境中,蕴藏着黄金的秘密,我们都知道,最早的西部开发就是“淘金者”的开拓故事,他们就是为了发财的西部美国梦,我们在这,就发现了这个西部片的影子,因为这里打上了淘金者的标签。


说回到下面的场景,当看见优美的风景不久后,一头麋鹿突然警觉,远处的人打破了寂静,周围的微小变化令这个静谧空间立刻紧张了起来,随后上演的就是淘金老汉发掘金矿又被射击抢劫差点丧命的扣人心弦的故事。


所以说,西部片的风景虽好,却总是杀机四伏,就好像我们的武侠片中,世间最美的风景处,不是藏有绝世杀人武器,就是约定的阴谋的厮杀对决。




地平线与远方

武侠或者说英雄主义,或者是西方的个人主义,需要一个广阔的空间。


为什么呢?因为它们稀有,因为它们和而不同,因为它们需要营造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神秘氛围。


美国的西部地域广阔,地广人稀的地理条件最适合英雄与大侠,也最常有罪犯和恶棍。比如我们《新龙门客栈》的拍摄在戈壁大漠之中,想要制造一种荒凉辽阔感觉的背景。


西部电影则是天然的在西部的环境中自然生长。行侠仗义的警察枪手,杀人越货的强盗罪犯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上演着最精彩的故事。往往结局最终是孤胆英雄和强悍的牛仔代表着正义,最终胜利的纵马驰骋。


在电影中,如何表现这种西部的辽阔感呢?导演们大多选择了摄影中对地平线的拍摄与表现来体现。科恩兄弟在两部电影中,大量的使用三分法构图比例,拍摄地平线。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地平线并不是单独存在的,不仅是构图位置,在地平线上人物的位置同样重要,在地平线上,人物上下链接着天与地,我们也说顶天立地。这种位置的呈现凸显了一种个人化的英雄主义视角。这种视角也很少表现反面人物,比如各类江洋大盗。


摄影中地平线的视角拍摄能够表现深远的环境,这同时符合一种英雄主义的视角,在视觉表现上贴近了电影跨越历史、穿越时空的永恒魅力。




暴力与欢呼的刑场

暴力是西部片普遍采取的表达策略,也是吸引观众的重要元素,因为人的心中暴力作为天性在社会生活中是被压制的一种存在。电影则给这种压抑一个理想化的安全出口。


在科恩兄弟的电影中,刑场又是他们暴力演绎的一个具有代表性的符号。在《大地惊雷》《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这两部影片中,都有刑场执行绞刑的情节,并且时间占比相当长。为什么刑场执行绞刑的戏份上压上这么大的宝呢?


一方面是在表现暴力,西部电影中枪战搏杀的暴力是基础。在晚近 西部片中,类似科恩兄弟这种拍摄死刑场景的内容越来越多。在这一类场景中,对绞刑执行的环境,工具,流程,人物状态的拍摄,逼真的不能再逼真。


在执行之后,伴随的是观看行刑的人们的的欢呼声,还有仿佛高潮时刻的口哨声,似乎是在观看一场球赛。这些表现其实与今天我们对于死刑和对行刑的这种暴力存在是有着根本上的认知差异的。我们今天看来,这种在当时是依法执行的行为简直是另一种暴力犯罪,而当时的观看的人们也近乎于野蛮。


这就是认知的差异和文明的限制,这也就是为什么导演在拍摄时详细描述类似场景的原因之一。


另一方面对刑场的拍摄表述了一种死亡哲学。


科恩兄弟的作品紧扣死亡哲学,情节不落俗套,剧情构思缜密,而其表达的主题往往强调命运的某种不确定性。


西部世界或者说在西部年代,人的生命与今天的意义似乎不同。暴力于危险围绕在每一个人周围。对待暴力的方式是更进一步的暴力。这就在说明一点,以牙还牙的复仇思想是西部正义人物和侠客的精神内核。


在这样的环境下,人们的精神世界更加注重现在的真实的世界的享受,淡化对死亡的恐惧,因为死亡比你想象的来的要快,要意想不到。在摄影拍摄和剧情上,导演就会经常流露出对主流文化的反叛 ,甚至表现出卡通色彩的漫画式人物塑造,这其中不乏深刻到残酷的性格刻画,滑稽疯狂的喜剧试探之外也有一份现实主义的反思和辛辣的讽刺。




摄影镜头中的西部色彩

电影是一种视觉艺术,因为电影中的摄影包含来很多视觉元素,色彩就是重要组成部分。优秀电影必定有优秀的色彩表现。


在西部片这种类型电影中,其实是有自己的标志性的色彩空间的。那就是伴随着西部的自然环境存在的色彩空间。


西部世界大部分干旱,空旷。这样的旷野隔壁自然条件下就是呈现出沙土的颜色。在大部分的西部电影中,色调是以暖黄色调为主。


科恩兄弟的这两部电影在表现西部世界的苍凉环境特征的时候,沿用了这种黄绿色为主基调的色彩空间。这种黄色调发挥再现西部世界的自然现实,导演实践强调了色彩的造型功能和表意功能。






舞台光影

西部电影中的故事从今天的视角来看大部分已经被视为传奇,其实有很大部分也却是来自于传说的故事。既然是为故事,那么演绎的成分就很大,就天然的于戏剧相接近,虽然故事片电影也是一种虚构,但力求模拟真实世界的性质与其它戏剧尚有不同。


基于这个特点,科恩兄弟的西部电影在摄影用光上经常营造出一种形式感极强,方向性明显的舞台形式的类型光线。


这种光线往往具有方向性明显,对比强烈,呈现区域性等等特征。这都是在舞台喜剧上经常出现的光线效果。这样使用摄影光线的手法在表现上有几个特点。


一个是有利于突出画面中的主体人物,在摄影中,明暗的分布意味着主次关系的位置,明亮的部分就是画面中的主体内容,暗部则是次要的。通过明暗区分,拉开摄影画面视觉上的差异。




第二方面是,方向性的光线有利于拓展画面的视觉空间。比如强烈的方向性光线制造了丁达尔效应效果,在勾勒出主体人物的同时,交代了人物后方的空间位置,形成了观众对整个人物所处空间的判断。这样的光线就是有利于增加视觉空间,起到增加画层次感的作用。


这样的电影画面最适合摄影拍摄的同学们学习,光线的运用就是善于寻找光线,利用光线形成的视觉结构。很多同学在平时拍摄中往往是被内容和主题限制住了观察,往往最后才考虑到光线,甚至根本就不考虑光线。然而,发现,利用甚至制造光线才是区别摄影高手与小白的黄金标准。




西部的代表性符号,那些马

在电影中或者摄影艺术中,画面中的物体往往具有符号学意义上的特性。简单理解,比如一看到男人留辫子,我们就想起清朝。这是那个历史时代特有的存在形式,是一种符号性的存在。


那么一提到西部片,我们自然就会联想到牛仔。科恩兄弟的电影中,马成为比牛仔更具人气的符号行存在,贯穿了他们的拍摄。


西部世界广阔无垠,马充当了交通工具,与此同时,形成了与人不可分离的陪伴关系。西部英雄人物需要马,我们的武侠中的大侠同样都有着于马相关的故事和情感。马的忠诚,可靠,马的耐性和毅力,这于武侠和牛仔的品质也是相同的。


牛仔们摘下马鞍子作为枕头,点起一灶篝火,跟马做伴睡在一块。这不仅仅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意味着感情和信任。信任马,它可以载着你出生入死、浪荡江湖,杀敌时如脱弦的利箭,脱离时如骤去的旋风,而马的野性也毋宁说是牛仔们的另一个自我。


还有这些经典的摄影内容

1.对比的技巧


大小对比是摄影中最为基本的构图技巧。通过大小对比,形成了视觉上的远近关系,透视关系。与此同时,大小对比在视觉解读上,也分开来主次关系。


对比的目的是形成矛盾,矛盾是兴趣趣味形成的基础,我们不喜欢平淡,所有的摄影拍摄其实都是在制造矛盾。科恩兄弟的摄影中利用大小对比的矛盾,良好结合了西部地域空旷。视野辽阔的特点,不但没有空旷的感觉,对比中小的部分形成了平衡画面视觉的作用。




2.均衡的画面构图


混乱与无序是这个世界的本质,视觉上的原理也是相同的。如何在摄影中在画面中寻找一定的规律,形成一定的顺序,是反自然的一种行为。


但是这种规律形成的某些构成元素,是审美的原料,也是摄影创作的构图的原因。


在科恩兄弟《大地惊雷》《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两部电影中,经常出现画面对称均衡的构图。这种构图形式是我们东方人所常见和习惯的。不过这在西部片中,实际上是一种矛盾的视觉形式。


一方面,西部片中的西部世界是没有固定节奏的,剧情故事往往是意料之外的,在构图上,使用对称和均衡的构图,形成一种稳定的视觉效果,这就是一种矛盾的安排。


所以在剧情上,每当出现这种对称均衡构图的时候,一定是剧情矛盾冲突最为集中的地方。下面这个画面的对称结构本来体现了一种平稳,但是中间人物的内心应该是万分复杂忐忑的,因为他在抢劫一家银行。


所以你看,导演其实是在使用均衡的画面构图与情节进行矛盾的设计,营造一种视觉上和心理上的对比。




总结一下,科恩兄弟的西部片在视觉上利用摄影构图方法营造了一个“西部的武侠”空间,独具特色的色彩风格和用光技巧,在丰富画面的同时设置了复杂的视觉矛盾和心理预设。利用这些方法,他们的作品中可以很清晰地发现西部类型电影的诸多元素,借此更多的还原于现实,诠释生命与世界的对立法则。


电影中的很多摄影构图,用光和色彩表现技巧同样可以被我们摄影爱好者同学借鉴使用,在拍摄实践中汲取营养。


这就是今天的内容,喜欢的同学不要忘记关注,转发,点赞,咱们下次见。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无码高清自拍插视频_韩国美女主播闽骚哈_性视频AV--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科恩兄弟:美国“武侠”电影导演代表,西部片的摄影画面构图分析光影匠

文章地址:http://www.motosta.com/article/35.html
有关热门【科恩兄弟:美国“武侠”电影导演代表,西部片的摄影画面构图分析光影匠】的标签